世界观测用粽型机

妄想的ccc线离别 贝狄威尔的场合

*ooc及玛丽苏可能

*不好吃的玻璃渣,bug满天飞

————————————————————————————

ccc线和从者的离别

“快点,白野小姐!”

Saber牵起她的手,站在纯白的墙壁前。

她还未来得及确认,就被骑士推入了墙壁另一头的,无音的空间。

初期化的浪涛声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迅速回过头:“saber也快点进——”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身后的墙壁从她跨越的那刻起,变成了象征不可跨越的殷红。

“呼,我做到了,白野小姐。

这样一来,您就彻底安全了。

只不过,从今以后,我就无法继续跟随您前行了。”

“saber……?”她强压着声音里的恐慌出声询问。“……你在说什么?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为什么要以那个样子,留在那个地方望着我啊……?

打开的洞为什么关闭了。

为什么要露出就像是在送别什么人的温柔眼神。

这不就像是——要在此、跟她分别、一样吗。

 

“……master,我没有在开玩笑。”骑士苦笑着回答。

“我们的确要,就此分道扬镳了。

月球背面本是死亡之地,一切进来的人都应被化作虚无——本该如此。

我还能在月之背侧维持形态继续和您的旅程,全都是多亏了白野小姐作为master的杰出能力。

所以,一旦您到达了墙的那边,我的旅程就要结束了,非常……抱歉。”

 

她的脑海瞬间一片空白。

“怎么会……明明saber的旅程还没有结束啊……saber,saber你还能行动吧……?拜托了……”

拜托了,再往前走一步。只要再跨一步,这对saber来说轻而易举……

“‘再往前走’……白野小姐,我终究只是个普通的骑士。这件事,我无论如何努力都做不到。”

墙那侧的骑士没有动作。

————

 

明明和他一同战斗至此。

明明比她自身还要信任失忆的自己。

再怎么感谢都不够的,如此无可替代的他【骑士】。

也要在这个地方失去了——?

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攥紧,痛得让人无法呼吸。

 

“不要伤心啊,白野小姐。请振作一些。

您已经是一位相当优秀的魔术师了呢,所以,即使我不在身边,您也一定能顺利地前进吧。”

骑士的声音依旧温柔。

“请快些走吧,我……已经跟不上您了。”

少女呼唤saber的名字。

叩打着无法触及的墙壁。

透过模糊的泪眼看去,他的脸、已经模糊不清。

——就好像分处银河的两端,中间隔着十亿光年一般遥远。

隔着墙壁,她的骑士(servant)向着她的方向单膝跪地,直视她的眼睛。

“——这里就是我的尽头了。

——您的旅程还没有结束,您将会回到地面,开始新的旅程。

——请不要有任何顾忌,大胆地向前走吧。

——我会在这里,一直,一直地看着您。

——我希望您能记住,在您前行的身影背后,永远会有在下守望的目光。”

有一瞬间,岸波白野觉得她回到了过去。

第一次见面时,他也是这样单膝跪地,他在介绍自己时,带着庄重的神情捧起她的手轻轻贴在额头上。

在她落入月之背侧,失去了所有记忆后,他再一次单膝下跪。那时他低着头,做相同的自我介绍时的神情,她没有看清。

一直以来,他总是会站在她身后,在她因迷茫困惑而回头时报以鼓励的微笑——

而现在。

  他在墙的那边微笑着下跪,用相同的姿势,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郑重地——

为她送别。


视线早已模糊不清。

心脏痛得像是要爆裂开来。

少女胡乱擦去泪水,转身向前跑去。

他一定在笑。

即使看不到他的脸,她也知道。

他一定在笑着向她道别,在她回头的时候,他还是会像往常一样——

这一次,她回头时,却是满目纯白。

他最后的话语消散在初期化的浪潮中:

“……太好了,master。”

不管是和你相遇这件事,还是你能活下去这件事。

只有这一次,她的骑士(servant)欺骗了她。

啜泣再也无法压抑,泪水疯狂地涌出眼底——

“saber————!”







唉,小贝啊小贝。
除了玻璃渣我已经没有什么能给你了(x
或许对贝狄卿来说,这才是最好的happy end吧。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