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测用粽型机

幕间·无垢心理领域 伯爵ver

本来前天晚上就该放出来了,结果码字的时候睡着了……昨天白天又一天都在外面跑……对不起( ´•̥̥̥ω•̥̥̥` )

我有罪……我写不出伯爵万分之一霸气……

幕间·无垢心理领域

转移出来后,眼前是一片青蓝色的空间,宛若深海般的底层。 

但并没有让我感到之前那种快窒息的痛苦,好像不是很危险的样子。 

膝盖和手肘关节的疼痛稍微减缓了些,总算可以站起来了。 

总之,先试着向前探索一下吧。

尤里乌斯将我引导向这里一定是有着他的理由 所以,这里应该有着某种我不可欠缺的事物才对。 

我向前跑去,然后看见了一个无声伫立的背影。 

——那是avenger……! 

太好了,他也平安无事! 

「停下,这里不是一个人类该来的地方。早点离开这里吧,我不想对手无寸铁的人类动手。」 

avenger……? 

他的状态貌似有些反常,我得冷静下来,好好的再和他沟通一次。 

「岸波白野?不知道。」 

「……什么?你说我曾经和你契约过,是你的servant?」

avenger的表情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信口开河也要有个限度,我从来就不曾有什么主人,更没有和什么人契约的打算。

不要再编造这些毫无意义的谎言了。」 

————。 

听着avenger说的话,我的思维完全凝固了。 这是和先前那个空间完全不同的冲击。 avenger忘记我了 

忘记了我们之间的事。

和岸波白野签订契约的事,认同了岸波白野作为master的事,至今为止一直战斗的事,全部都忘记了。

和自己心心相通的伙伴,忘记了自己,这种痛苦不是言语所能表达的东西 

不仅作为我的servant与我并肩作战,也在我困惑迷茫时让我放下顾虑大步前进的种种也好…… 

这一切 都—— 

想起来啊,avenger! 

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大声叫了出来。 

「————」 

avenger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他是真的,忘记我了。 

认清这个事实的瞬间,我胸中产生了一股莫名的疼痛。 

——快不能呼吸了 

——快看不见了 

——快要 忍不住 

想要大声质问的冲动了 

就只有那样而已吗。 

我看着avenger。 

所有的话都汇聚成这不甘、怨恨的一句。 

对你来说,“我们之间的羁绊,只是「已经忘记了」这种程度的东西吗?!” 

「……」 

avenger就那样看着我,从他的眼中看不出丝毫感情。 

「我见过许多人的眼睛,有饱含疯狂的,也有充斥着恐惧的。但只有你,眼中噙满了泪水,倒是不常见。」 

「岸波白野,吗。你说我忘记了和你契约一事,看你的表情倒不像在开玩笑。」 他转过身去, 

「我没有在此处哪怕一丁点的记忆——原因大概是那个。」 

我顺着avenger的视线看去……那是迷宫的内核? 

为什么这里会有迷宫内核,而且,还是avenger的形态! 

「……不知道。事实上,我也对现在的状况不太满意,那边的另一个我看上去让人很不舒服。我在此处的记忆,大概就由那个我保管。但是,仅凭我一个人,似乎是无法往前进的样子。

但是,如果有人引导的话,情况会不一样。

是你的话,倒是可以通行无阻?」 

如果真的像avenger所说,墙壁上的雕像保管了记忆的话

那么,就该尽快让avenger取回那份记忆才好。 

那么就向他提议,一起走到那面筑壁前吧。 「…………奇怪的女人。

    随你的便。如果只是短暂的结盟的话。」 

avenger看上去有点不解,但还是嘟囔着点头答应了。 

不明白状况也没关系。 

能和avenger一起行动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而且,前往那面筑壁的话,也许可以取回他的记忆! 

「干劲来得倒挺快。怎么,就这么想要取回我的记忆吗?」 

他说着,跟在了我身后。 

我一路往筑壁跑去。 

「快停下!你无法承受防备入侵者的攻击——」avenger突然止住了,随即像是自言自语般低声说着,「这是什么……我为什么……喂,没事吧!」 

「没关系」我回答道。 

试着再向前走的时候,全身瞬间被灌满了电流,但这周围却看不见任何陷阱的痕迹。

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是排斥波长不同的灵子而产生的生物电流。用人类躯体构造解释的话就是白血球,攻击外部入侵毒素的自主免疫机能」

少女的声音连同身姿出现在我眼前。 

……BB!

糟糕了,已经追过来了吗? 

「啧……又是没有见过的面孔。」 avenger的声调变低了些许。「不过,对这气息,我从骨子里感到厌恶。喂,是来自其他领域的意识投影吗。」 

「对,我是没法进入这里。这是从者的灵子核,avenger的心中 

即便是增大了演算规模的我也无法读取,像这样传送视觉和声音便已经是极限了」 

这里是avenger的心中…… 

那么,就和凛、拉妮她们一样,刻在筑壁上的雕像是avenger本体! 

「没错。avenger在落入虚数空间的一瞬,启动了防卫机能而进入冬眠。 

为了阻止一分钟后的灵子崩坏而自动停止了自身的时间——也就是冻结」 

「从者自身被冻结在筑壁上防止崩溃,而站在你面前的,是为了守护真身而存在的本能性状——初期状态的从者」 

「这样啊。」 

avenger若有所思, 

「那么,只要唤醒了那个,就可以取回遗忘的记忆了吧」 

「如果能做到的话自然可以。但你认为你能靠近那个内核吗?」 

「……虽然不想承认,但我确实靠近不了,也不想靠近。那种记忆,对我来说只会是累赘。」 

「一点也不错。你是本能,他为理性。理性一旦觉醒就会立刻吞食掉本能—— 

你也不想消失的吧?就乖乖的,在自己心中慢慢等下一个召唤者好了」 

是这么一回事吗? 

我突然意识到,这状况和预选时的学校是一样的。 

那个时候的自己,也一直处在「预选」的梦境里无法脱离。 

avenger现在大概也是这样的情况。 

如同BB说的——理性在沉眠。 

那么,如果做出和契约时一样的事的话,一定——! 


「理解力真是有够差。我说了,前方是灵子核的领域,外部来访者都会被攻击。你现在没有学生会的情报保护做支援,会被当做‘异分子’迅速分解。 

——明白吗,前辈?你要是继续前进的话,只能像病毒一样被解体而已」 

「我之所以要将声音连接进这里,只是为了让某个嚣张的反乱分子别在这里采取自灭。因为这完全是在浪费资源。 

只要学生会的众成员还存活,你的性命就可以被有效利用,并且会在系统中有着映象记录。 但在这里被消灭的话,是不会留下清除痕迹的,所以请别像笨蛋一样白白死掉」 

「这是我的警告。再前进就只有灭亡。请老老实实的返回。 

我现在默许你返回既存领域,并同意你回归旧校舍」 

「如何呢。我将会在你进来的坐标点制作传送门,请从那里回去。前辈」 


BB消失了 。

因为这里是avenger的心象空间,她没有办法像以往那样长时间介入吧。 

「我看,我们之间的结盟可以到此为止了。前方就是通向地狱的死之道路,无论你再怎么有能耐,都已经没法再前进了吧。

 我要回去原先的地方了。如果还要我陪你一起回去入口,也不是不可以。

    你还要盯着那面筑壁看多久?那个女人也说过了吧,你是到达不了那里的。别指望我会帮你,我可不是法利亚神父。」 

——我做不到。avenger这样对我说了。

那个avenger竟然会说这样的话,我无论如何都不相信。

——既然avenger断言我做不到,那我就偏要证明给他看—— 

「……!」 

电流似乎从最初的警告变成了攻击。 

因为刚才的电流,大脑读取了部分躯体已开始从内部崩溃的信息。 

「你疯了吗!我不是都说了,前方是死路一条,你到底搞清楚状况了没有?我可没那个好心救你!」

我明白。      

我明白现在的状况。

但这不是我撤退的理由,也没有时间给我怠慢。 

我离avenger沉眠的内核还那么远,我还剩下那么长的路。 

在我的心因为痛楚而枯死之前,我一定要赶到那里——! 

「————」 

——肉体内部崩溃的更厉害了。 

已经失去了脚部的触感,只剩下「行走」这种单调的机能。 

但是 还能动的话我就还可以坚持。 

「已经是这副模样了你还是坚持要继续前进吗!你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理由!」 

……只是,果然 

这实在、是太痛了 

「……………………」 

是我的错觉吗 

身体的一半都已经消失了。 

视线,稍微有些昏暗呢。 

手足沉重虽然很困扰,可是失去光线,那就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因为我看不见他了。 

avenger—— 

「————」 

还剩下,三成的路。 

可以的。行的。 

这样的话,勉勉强强,能够维持着平衡状态,还残留着思考能力到达他身边。 

「……………………」 


——身体突然变得轻盈起来。 

似乎是腹部被迅速吞噬掉了。

干干净净。 

万幸,痛觉也在一起消失,并没有留下多少。

只是,一想到自己变成了骸骨般的怪物,心情就有些低落。 

身体变轻了,能够稍微走快些就好了。 

「你这家伙——!还要执着到什么时候!

——不对。不是执着。到了这种程度,被称作是贪婪才更加恰当吗……!」 

——!

是了

即使拼上性命都要往前的理由 我终于明白了

岸波白野(我)  从一开始就是个自私的人

想要的东西 弄丢的东西 我都要紧紧拥在怀中

我曾经拥有过与avenger一起的记忆,与avenger结下的羁绊,却在刚才不小心失去了

而现在,这份记忆,这份羁绊,就在我面前,只要再往前走几步就可以触摸到。

既然这样,那就只剩下一件事要做——

 

我最后看了本能一眼,转向筑壁的方向。

 「……………………」 


——看见了—— 

那是avenger的真身 

与我一起落在虚数空间,冻结起来的、avenger的心。 

只要我……只要我能够解放它——

「——————」 

那是我和avenger共同的记忆——

他和我契约了。 

他曾为了拉起了陷入困境的我,赶到了那片如奈落之底的星空。 

他曾一次又一次挡在我的面前,一次又一次地从危险中保护了我。 

……即使是像我这样弱小的御主,他虽然嘴上说着不会为我放慢脚步,但他一次都没有弃我于不顾,一直…… 都陪在我身边…… 

那个从者对我来说,是绝对不能失去的重要之人。 

在此赌上一切,我毫无一丝后悔和迷惘。


「到此为止了。这前方是最后的防火墙,你绝对无法再前进」 

少女冷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BB。 

和她带来的攻击程序。

「avenger好不容易才被封印起来,绝不能让你解放他。我将会立即对你进行排除」 

BB说着,向程序下着指令,巨大的噪点猛的向我袭来。 

——不能防备。也躲不过。 

还剩下短暂数毫秒,我的灵子构成,就会如同粉尘般散尽…… 

可是—— 

「你为什么要来妨碍?!」BB不可置信的大声质问着,「如果放着这个家伙胡来的话,对你来说可是等同于自杀行为啊!」 

「的确,如果她唤醒了筑壁上的我,站在这里身为本能的我就会消失,我不否认」avenger站在我身前抱着双臂,「那家伙,估计连这点都不甚明了吧。」

——avenger。 

他保护了我。 

并不认识我,和我毫无关系的他,现在正在…… 

「我本是诅咒他人,也被他人诅咒的复仇者。我仅仅存在着就会聚集恶意,本应不会被寻常魔术师所召唤,也不会回应魔术师的请求,更不会大发慈悲地去救一个人类。」

「那又是为什么?!」 

「哈,那还用问?当然是我反悔了!」

avenger嗤笑道, 

「只要看看那个女人的身影,就明白了吧。

那个单纯地为了自己的欲望不顾一切,奋力前行的身影。」 

「这等纯净的欲望,毫无杂念的贪婪,才是人类应有的姿态!

内心如此强大的人类,我又有什么理由撒手不管?」 

「……!」 

「那个女人就由我来应付。

你只需做好你该做的事就好。」

avenger直直的看着BB, 露出了和以往相似的笑容,

「在刚才,我还确信你到不了这里,看来是我大错特错。

           没办法,真是输给你了。快点走吧,贪心的女人。」

「那么,继续往前走吧,去唤醒那个我。

   无需顾虑太多,我想那个我也对你说过类似的话吧?  」 

他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平静,

「……怎么,到了这时候,反而犹豫了?」

「哈,我就帮你一把,master哟。」 

avenger将我推向后方 

早已被删除、消失殆尽的手伸向了虚空。 

掌心感受着筑壁确凿的形状。 

已经崩溃的身体,已经崩溃的精神,全部缓慢流进冰冷的雕像之中。 

——好了。我该怎么做? 

这样的困惑刚刚出现端倪,就在苦笑中消失了。 

我不该去问该做什么。 

现在的我,只能做到这一件事而已。 

是啊。 

不管过了多久 不管是什么时候 

【回到我身边来啊!avenger——!】 


不管是什么时候 

我都会喊出你的名字


「——哈哈哈哈哈哈!就等你这句话了,白野!」 

「我可是迫不及待要战斗了!」 

「servant avenger,从恩仇的彼方降临于此!」 

黑衣英灵的双手隐约有青蓝色的火光闪现,

「虎啊,辉煌燃烧吧(虎よ,煌タと燃え盛れ )」

「我avenger全部的本领都任你使用!啊啊,在战斗中尽情使唤我吧,master!」

随着avenger的呼喊,身体各种的破损都逐渐被修复。 这里是avenger的心象空间。

一直都被认知为‘异物’的自己,在这个瞬间,已经不再是异物了。 

「怎么会这样……宝具居然被解禁了……?!前辈应该没有能力可以成长至此啊!」 

「看见了吗,女人!在这等羁绊面前,无论是怎样的阻碍都毫无意义!」 

犬空间?还真是恶趣味啊,你这家伙。」 

「我决定了,我不会放过你。

来吧,白野(master),握住我的手。

 就让那女人好好见识一下,真正的死之舞蹈!」 


——————


「太脆弱了太脆弱了,BB!你不属于这里!

我和我的master会一步步地走到你面前,然后确实地击败你!

可悲的女人,你只需孤身一人、老老实实地等待便可」 

 「还敢这么嚣张的挑衅……」BB烦躁的点着脚,「…啧…投影不能维持……给我记好!avenger!」 

BB的身影消去了。 

本能的 avenger 也看不见踪影。 

站在自己面前的 

是 

离开了我 

那么短短一会的/时长难耐的 

avenger。 

看到他的一瞬间,安心感就油然而生。 

「……贵安,master。就姑且问一句伤势怎样吧。」 

没事,大概,已经修复得差不多了吧。 

「面对如同通向地狱的道路也丝毫不知胆怯,明明知道自己会消失还在继续向前,哼。真不知该说你无畏还是无知。」

呼呼,avenger大人明明自己都已经说过了,是贪婪啊。

「什么啊,那种奇怪的称呼。难不成,大脑之类的,被电出问题了?虽然那个我(本能)的确说过这样的话没错……

    尽管如此我还是要说一句,精彩的垂死挣扎,白野。这是发自内心的称赞喔?

     ………………还有。」

「 …………………… 」

「 …………………… 」 

 怎么了吗,avenger,一直压着帽子是要?

「………………谢谢。」

avenger用手碰了碰我的头顶。

…………

…………

…………嗯???

「比起这个,马上回旧校舍,找你那些朋友们商讨以后的对策才是优先事项吧。你也看到了吧,BB压倒性的强大。就算是我,也没有把握能百分之百打败她。」 

现在不是站在这里发呆的时机。 

我得尽快回到校舍,确认凛他们没事才行!

「闭上眼,放空心灵。我这就把你的心扔到外面去。

这场旅程将会很长。在此期间,就好好的调整身体吧。 

 战斗还将持续。——你身上的,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能愈合的伤。」

——意识被收缩,然后放大。 

转进不同世界的线路。 

灵魂离开了身体,随后离开了世界。 

自身所应在的空间,被移向了调和次元。 






我觉得我会被伯爵按在键panhdjskjfgkssjdhjkdhdhsjjddjhdjsjsdh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