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测用粽型机

多重世界观测 (1)

好吧我终于回来了……
拿脑洞来混个更,看着玩就好了。喂有人要帮我写吗——(被打飞)
不说了我还是乖乖滚去码伯爵幕间去
话说伯爵的战斗动画看得我好晕……转来转去的不累吗XD

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 ooc有,文笔糟糕,排版混乱

即使这样你还是愿意看吗?
好吧。

扎比子×幼吉尔【野良神paro】

1.
“欸……?我?”坐在路灯上的金发幼童瞪大了眼,“找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背叛的『野良』来当你的神器,理由是什么呢,大姐姐?”

“我……想活下去。”她直视幼童红色的眼睛,“我还不想死,仅此而已。”

一阵沉默后,金发幼童忽地笑出了声,红色的蛇瞳微微眯起:“那就允许你给我一个新的『名字』吧,同样,作为交换……”

他从路灯上一跃而下,轻巧地落在少女模样的神明身旁抬头看着她,“可不要让我感到无聊啊,大姐姐。”

2.
“呐,吉尔。” “怎么了,大姐姐?”孩童模样的神器一脸惬意地在神明的怀里蹭来蹭去。

“神要替人类实现愿望对吧。”

“不想被忘记然后消失掉的话这是当然的吧?”

“……那谁来实现神明的愿望呢?”

“哇啊,还真像是个无名神会提出的问题。”神器停止了动作做冥思苦想状,“别的神明我是不知道啦,不过只有大姐姐的愿望,我可以勉为其难地帮你实现哦?”

( 大概就是无名神扎比子和野良幼吉尔……这样的感觉……?)

伯爵×扎比子(杀戮天使paro)
1.
结束了。
岸波白野紧贴着身后冰冷的墙壁。面前的椰子头还在步步逼近。

“呐呐,白野,我可以让你毫无痛苦地死掉哦?只要,只要你说Yes的话——”

“喂,听得见吗!”

“avenger……?”

“切,看来烦人的家伙又来了。”椰子头撇嘴,“那你就选一下吧,你是想要被他杀死,还是被我杀死呢?你看,我这么喜欢你,一定能给你一个最美的死法的——”

avenger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伴随着什么东西破坏墙壁的声音:“你这家伙就这么想让她以一副这样无趣的表情死掉?看来你的美学也没有一点质量可言啊。”

“烦死了,我明明在和白野说话,你这家伙插什么嘴啊!”

“喔,看来你听得见。 我没什么兴趣和只会挖坟的家伙说话。 我是在和你说话,听好了——”

“你可不要想着随随便便就被谁给杀掉了!”

“这座楼里面想杀你的人可多的是!”

“但是,你绝对会被我杀死!

——我,对神发誓!”

“你是说……对神……?”

岸波白野的声音在颤抖。

“啊啊,没错!

——所以,你可不许给我死在别人手里!”

她闭上眼再睁开,用和往常一样的平静声线回答:

“我知道了,avenger。那就麻烦你一鼓作气,把这堵墙打破吧。”

“就等着你这句话了!”又是一阵毫无顾忌的大笑和撞击声。

椰子头瞪大了眼睛尖叫:“白野——”

墙壁终于承受不住强烈的撞击而崩塌瓦解。

全身漆黑的复仇鬼从墙的另一端踏入房间,环顾四周后,抬手压了压帽子,才把视线落在她身上。

“……哟。”

2.
“——让开。”

岸波白野慌忙向后退去。

下一个瞬间,窗户碎裂开来,玻璃的碎片四处飞溅。

借着明亮的月光,她看清了砸开窗户的人。

那个最不可能出现的人,现在就坐在大开的窗沿上。

蓝色的月光从窗外倾泻进来,洒在黑衣男人身上。

——仿佛破光而来的天使。

小刀从岸波白野的手里滑落,掉到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averger?”

“好久不见,白野。怎么,你这家伙怎么还是一副无趣的表情。”

“avenger,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不是应该被关在刑务所吗,为什么……”

“还以为你要说什么,结果还是这样无趣的问题。
区区刑务所当然难不倒我,想让我乖乖呆在那种地方,再过个几百年吧。”

“可是,我那时候……不是说了,誓言就由我来背负……”

“谁允许你擅自背负了?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avenger,那你……”她几乎要掉出泪来,“那你,还想杀了我吗……?”

avenger咧开嘴,“你当我是谁?我怎么可能轻易放弃我想要的东西?”

“avenger……”

“快点,时间不早了。”他回头看了看窗外的月亮,向岸波白野伸出手:“过来,我带你离开这里。”

↑太偷懒了吧喂!

(妈的难吃。)

感谢全部看完的你~(比心)

评论(6)

热度(11)